>>       

记者上海卧底苹果代工厂 员工被套牢在生产线上

岗前先培训 咋防性骚扰

日期:2013-02-20   来源:半岛网-城市信报
 

    

    当我们手中拿着苹果的电子产品熟练地点着屏幕娱乐的时候,而在苹果产品的中国代工厂也有众多的工人娴熟组装着苹果产品;当新的苹果产品上市有人整夜排队,为了抢先买到新产品的时候,在苹果产品的中国代工厂,工人们却在工作了十几个小时后排队等待着吃饭。2月5日 ,城市信报记者来到了上海的一家员工将近6万的苹果代工厂,以该厂工人的身份进行了5天的工作,亲身经历了在拥有廉价劳动力的苹果代工厂所发生的一些事情,以及苹果iPad的组装过程。

    

    与苹果产品的风光无限相比,中国代工厂工人们的工作状况又是怎样的呢?

    

A

    

应聘

    

每天百人新入厂,招的多走的也多

    

    2013年2月5日,春节将至,当大多数工厂开始给员工放假的时候,位于上海的众多大型电子代工厂却在如火如荼地招工,这其中就包括员工将近 6万的苹果代工厂。由于这些电子工厂对于年轻劳动力的大量需求,很多职业中介以及劳务派遣公司铆足了劲抓住春节前这最后一次的赚钱机会。

    

    而与电子工厂对人工的大量需求相呼应,前往职业介绍所以及劳务派遣单位的年轻工人络绎不绝,按照职业介绍所的说法,只要你是个正常人,都可以找到工作。而在这里,新入厂的工人被分为劳务派遣工人、学生工以及内部推荐工人。

    

    记者看到,苹果代工厂厂区周围形成了一定数量的职业介绍所,几乎每个职业介绍所都打着该电子厂的招工的牌子在招工,一些十八九岁学生模样的人带着铺盖还有行李箱聚集在这些职业介绍所的门口,等待着自己被带往电子工厂工作。在其中的一家职业介绍所里,记者了解到,由于该工厂过年的时候走了一批工人,也有工人经常辞职,所以这家工厂几乎全年在招工。

    

    下午2点多,各个职业介绍所召集起所有的求职者在电子工厂门口集合等待进厂,记者了解到这些年纪轻轻的求职者大多都是90后,他们来自全国各地,有山西的 、陕西的 、山东的 、江苏的。在这些求职者中,有一些是即将从学校毕业被称为学生工的短期实习工,有一些则是假期自己找地方工作的学生,人数较多的是已经外出打工好几年,但年龄也只有十七八岁的90后,这些人年纪虽然相仿,但是他们的经历却大不相同。

    

    记者与其他60多个求职者被带到工厂后,记者从该厂招募组的员工处了解到,每天有近百名新工人入厂工作,但是用他们的话说就是“招的多,走的也多。”

    

B

    

培训

    

女员工被性骚扰,低头流泪忍受

    

    近6万人的大厂,员工之间能否正常交流是个问题,厂区设立了心理疏导室,在新员工接受培训的时候,其中有一项培训内容便是关于性骚扰的,因为厂区的主要员工是青少年。

    

    记者在进厂后的第二天,在正在接受工作内容培训的工人中看到了这样一幕:

    

    员工在接受工作内容培训的时候要坐在一起,一排十来人坐一起。就在记者的右手边四五米处坐了1个年纪大概在18岁左右的女员工,而隔着她坐着3个年纪20岁出头的男员工。刚开始并没有什么,但是随着气氛逐渐热闹起来以后,坐在记者右手旁边的一个员工对记者说:“你看,那边那个女孩哭了。”记者顺着他所指的方向看过去,记者看到就在离记者右手四五米远的地方的那个女孩眼圈红红的,不断用手擦着眼泪,旁边坐着3个男员工一直在不停地说着什么。记者好奇,问旁边的男员工道:“她为什么哭啊?是累了?”那个男员工说:“不是,是被那几个男的欺负哭的,你听一听他们几个男的在跟那个女的说什么呢。”

    

    记者靠近了那些员工,那3个男员工正在围着那个女员工说着一些不堪入耳的词语以及诱导性的话题,不管那位女员工如何躲避,记者看到那位女员工从起先的位置想渐渐地躲开那几个男员工,把凳子移动了好几次,但还是没有效果,对于这个女员工的表情,这3个男员工显然并没有理会,而是围着女员工继续着他们淫秽的话题与挑逗性的玩笑,面对这样的言语性骚扰,这位女员工只能默默地流泪,而不敢离开,因为一旦离开会被记过。

    

    当初提醒记者的旁边的那一个员工也听得比较尴尬,有时候会冲着记者发出一个尴尬的笑,但是他说,“像这种情况经常会有,她只是刚来不太习惯。”

    

C

    

安检

    

不能穿着带金属装饰的裤子进厂区

    

    该厂在员工进厂时候的安全检查让记者印象深刻,每个分厂的出入口处都设置着几道安检门,每个安检门都有一位安勤人员站岗检查,这些检查是为了防止员工携带金属物或者信息传输设备出入厂区,更是为了防止员工将产品带出厂区。

    

    据记者了解,每个分厂不允许任何工人携带信息产品进入车间,包括有摄像功能的手机以及U 盘、数据线、照相机等电子信息产品,还有其他管制物品,其中铁质物品被列为禁止携带的首要管制物品。

    

    所有员工在进入生产车间的时候都要经过设在厂区入口的安检门,据记者了解,这些安检门对于金属的敏锐程度小到一颗圆珠笔头穿过安检门都会发出警报。厂区规定不允许员工穿着有铁质腰带甚至有铁质装饰的裤子进入厂区,所以他们发给工人的是类似于运动裤的工装。

    

    工人们上下班,每个安检门处都有一个安勤人员站岗,工人们在经过安检门的时候都要将手里的物品全部交给安勤人员检查,确认没有违禁物品才允许通过,同时员工还要自己通过安检门,如果身上有任何铁质物品,安检门都会发出警报声,这位工人就要第二次通过安检门。如果第二次通过安检门的时候警报器还是响,工人就得站到一边接受安勤人员用金属探测器检查,并且还要被记大过。

    

    安检门被分为男用安检门和女用安检门。“我身上没有啥东西啊,怎么还会响,我再找一找。”在安检门处经常会听到员工这样自言自语地说话。

    

    厂内的安勤人员可以说是五步一岗,十步一哨,在厂区内不许随意吸烟。厂区内来往车辆比较多 ,为了保证工人安全,设有人行道,3个人以上不许并排行走,一定要排成一列,否则会被惩罚。

    

D

    

找不着替班的,不敢去上厕所

    

    记者参加完培训后,被分往了生产 iPadmini的生产组装工厂。

    

    当记者与其他新工人第一天进入车间工作的时候,新工人们面对的是带队老员工的严厉的批评声和吆喝声,这样的态度让很多新入厂的员工感觉到害怕,在新员工被分往各个不同生产流水线的时候,要面对的是自己所在班组的不同的教育方式。

    

    有的组长一开始便展开攻势,对新员工严加呵斥,甚至在培训生产任务的过程中为了树立自己的威望不惜用类似恐吓的方式。一位组长曾这样说过:“我的员工就是要听话,你对我不满意你可以表达出来,厂区里边虽然禁止打架,但是你总要下班吧,你总要出厂吧,我到时候会有人在门外等着,咱们在厂外交流交流。”

    

    一位女员工向记者讲述了自己面对的人际交往的压力,“我们的宿舍有8人宿舍,10人宿舍,甚至还有12人宿舍,虽然宿舍会住满,但是住在宿舍里的人经常换,有时候一两周就换几个人,刚刚对一个同宿舍的舍友有所了解,但是又会离开,所以很少有个交心的舍友或者朋友。”

    

    宿舍人员流动性大,再加上这个厂将近6万人的员工数量,只有在同一个生产流水线上的同一个班组的工人或许会互相认识。不过一位在工厂工作了几个月的员工告诉记者说:“组长们都互相很熟悉,他们自己是一帮人。”

    

    员工流动性大,不断有新员工补充进生产流水线,生产线上不断有新手学习。在车间里,工人按照不同的岗位而头戴不同颜色的帽子,其中在车间戴着粉红色帽子的工人被称为万能工,这类工人专门负责顶替在生产线上的其他员工因为急事而出现的岗位空缺。

    

    但是在记者进入车间工作后,一位组长告诉我们新员工,“上厕所规定了时间,每天除了吃饭时间,只有两个时间段可以去上厕所,这两个时间段只有十分钟。”据记者了解,如果一个员工能够找到可以为他顶岗的万能工去上厕所才可以去上厕所,不然不能丢下手里的活去上厕所,直到有万能工愿意过去顶岗。一般来说,在一线生产流水线的操作员工,不到万不得已是不能离开生产流水线。

    

    一位员工向记者描述了自己所承担的工作任务,就是往iPad外壳里边放主板,他告诉记者,“我不敢离开我的座位,因为一旦离开,我的那个地方又没人替我干,然后等待着我装主板的机器就堆一大堆,随着流水线就下去了,我后边的人就会把那些还没装主板的机器推上去,最后堆得高高的都我一个人干,万一被记大过就白干了。”

    

    2月7日,离除夕夜还有两天时间,与记者一同进入该厂工作的一位来自陕西的90后工人小张告诉记者:“本来是要回家过年的,但是票很难买,我是在校学生,寒假就来这边工作了,过年就不回去了。”

    

    就在其他工厂的员工开始放假都拉着行李箱回家过年的时候,很多员工选择不回家过年,而是留在工厂加班,因为在春节期间加班,加班费会比平时加班高很多。

    

员工被牢牢套在生产线上,随着流水线上不断下来的等待组装的iPad mini,工人操作的速度被按秒来计,完成一个组装要花多少秒,如果一个工人干活速度不是很快,生产流水线上的东西就会积压,而由此造成的损失或会让员工去承担。

    

E

    

产品

    

iPad很多配件都是来自富士康

    

    从最初的小小零件到形成一部完整的iPad,,工人要把来自世界各地的配件从包装里取出来,然后小心翼翼地组装到一起 。很多消费者对于苹果产品的零件供应商非常感兴趣,究竟苹果产品中使用了哪些工厂的电子配件呢?

    

    记者在进厂工作后 ,被分配到了一条生产线上,主要任务是坐在凳子上往iPad主页键的地方滴一种胶,记者要从透明的塑料托盘里小心翼翼地拿出iPad外壳,然后将一种胶滴在主页键的位置,最后将其放进位于记者左手旁的一个仪器,等待着胶达到一定的要求。这种工作简单而重复。

    

    在苹果iPad生产车间,每个线上都有一个物料点,这些物料点就是苹果iPad配件的主要集散地,生产线上的工人用完了手里的配件后则会由物料点负责提供新的苹果产品配件,记者在物料点上看到,一箱箱各种物料件被摆放得整整齐齐。由于这些配件对于工人来说价值不菲,所以在摆放的时候他们格外小心,一位负责装iPad显示板的工人告诉记者,“每次在装主板的时候都要很仔细地检查主板是不是坏的,如果有坏的就要及时告诉上级,如果在装主板的时候没有发现主板是坏的,那么组装完成后才发现主板是坏的,就要我们自己来承担损失,不过一般来说,主板在送到咱们厂之前都是经过严格检验的。”

    

    那么苹果iPad所用的配件都是哪些厂家提供的呢?

    

    这些供应厂家或许可以从物料点堆放的物料箱标签上一窥究竟,一位曾经在富士康工作过的工人指着一个物料箱子告诉记者说:“虽然这箱子上全是英语,但是我一看就非常清楚,他们用的配件有很大一部分都是富士康的产品。”

    

    记者在物料点还看到,有LG和友达光电的显示面板等,也有一小部分零件来自该厂自己生产的零件 ,这些配件供应商往往都有自己的电脑乃至手机品牌,然而大多数物料箱子上印着富士康的标志。

    

    一位员工向记者介绍,为了保证iPad的配件安全,每个配件的使用都要严格遵守规定,比如说往iPad上打螺丝,如果螺丝掉在了地上则不允许再次使用 ,必须要放进收集盒里,据工厂内的员工向记者介绍,要完成一部iPad的组装,至少得需要七八十道工序才能完成,每个工序的完成速度要用秒来衡量,在组装完成后,还要对iPad进行数次测试,只有测试合格的产品才能流入市场。

    

    文/图 本报记者(A4~A5版图文版权所有 ,未经信报允许,不得转载)

 
 
 >>            【收藏此页】打印】【关闭
 
     
 
 本版主要新闻  
     
 
岗前先培训 咋防性骚扰 
 
 
 
半岛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1、半岛网(http://www.bandao.cn)是由半岛都市报创建的大型综合性网站,所提的供新闻具有权威、真实、快捷特点,本网站所刊登的城市信报各类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资料的版权,均为城市信报及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所有。
    2、所有与半岛网链接的网站及其内容和版权,由相应的提供者与拥有者负责,半岛网对非本网站所属服务器上的内容不承担任何商业法律责任。
    3、此外,在中国著作权法等有关法律规定允许的范围内,本网站有极少量内容是从内容合作方、免费资源提供方以及根据中国有关规定合法转载、摘编获得的。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使用了您拥有著作权的作品并对我们的编辑方式有任何异议,请向我们提供您的身份证明及您对该作品拥有著作权的相关文件,我们会尽快根据中国法律妥善处理。半岛网所转载的内容,其版权均由原作者和资料提供方所拥有。
    4、对于本站拥有版权的稿件,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其他网站等有关信息服务企业予以转载使用。